顺吹本人

小号,杂食

暂时吃:
灵魂摆渡吏all
极限挑战allshow
坤音四子all岳(过两年才带dd玩)

#卜岳#[ooc预警]前路.

卜岳太甜了…甜出糖尿病。
洋灵更甜,但dd未成年还是过两年再带他玩【在犯罪的边缘试探】

本篇就是个脑洞,ooc都是我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 
排名公布后的那个晚上,没一个人睡得着。
回到宿舍楼的大家多半在走廊上站着,呆滞地看兄弟收拾行李。此时已经不再有人放肆地哭了,但抽噎声、叹气声、拥抱时衣服的摩擦声还是令整栋楼都沉浸在离别的忧伤之中。每个人的眼里满是无奈、不舍、惆怅。

我见不得这样的场景,早早躲进了宿舍,坐在凡子的床上,想自己的路还有多久。
第一次公演的伙伴加上自己共五个,现在就剩了三个。剩下的三个里面,自己算是最幸运了。堪堪蹭了个第三排,仿佛一扭头就能触碰到前九出道位,但这其中的距离,又岂是可以用目光丈量的呢?
我揉了揉眼睛,在凡子的床上躺下来,枕了一半的枕头,穿着鞋子的脚搭在两张床相连的铁杠处。静了一会儿,枕头上属于凡子的气息充盈我的鼻腔,想起刚才宣布排名时,自己看到的他的样子。
他的椅子和我不太一样,灯从上面照下来,像是他在发光。或者,他本来就在发光。
我原本对自己的名次十分满意——能留下来,还是上位圈,但看到凡子我却有些不知足了。
坤音娱乐,BC221,岳明辉李振洋卜凡凡李英超。这些字,难道不是本就该连在一起的吗?
可如果我们无法一起出道呢?
我摇摇头,不愿意再想下去。
 
  
李振洋回来了,小弟跟在他后边,眼睛都哭红了。
弟弟年龄小,被这次淘汰吓得不轻,一回来就往被子里钻。我和洋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,只能隔着被子轻轻拍他的后背。等他颤抖的身体渐渐冷静下来,我们才把他毛绒绒的脑袋从被子里挖出来。因为躲在被子里,他出了一脑门的汗。
等小弟卸妆换好睡衣重新钻进被窝,我俩才算齐活了。躺下来的时候,感觉全身快要虚脱了。不是因为累,而是这样的气氛太压抑。我向门外看一眼,总感觉满目的灰色,像是有要吃人的妖怪。
李振洋和我面对面躺下来,穿着鞋,脚搁在同一根铁杠上。

“老岳。你觉得咱们能走多久?”
他碰碰我的鞋。
“嗨,能走多久就尽量走呗。这次能留下来都是大幸了,做人可不能太贪心。”
我说着、笑着,眼泪竟顺着眼角掉下来。

我还是不知足。在我所有的梦里,我们四个从来都是一起坐在那九个位子上的。

“凡子呢?快三点了,还不回来。”
“估计还哭呢,你又不是不知道他。”
他的声音突然变得糯糯的,呼吸也加重了。
“你还说凡子呢。”我笑他,“弟弟。要是咱俩没法陪他们走下去了,怎么整?”
“我知足了。”
他话说得很云淡风轻,我的心却越来越重。
我踢他的鞋。
“咱们把自己逼死,也得一起走下去。”
他一边哭一边笑。
“好。队长。”
小弟竟还没睡,发出压抑的哭声。
  
  
凡子不知道是几点回来的。当他蹑手蹑脚地关门,尽量把脚抬高避免脚步声过大,我看见他因为疲惫而罕见地驼着的背,有点想笑,更多的是难过。
我占了他的床,洋洋又占了我的,他只好理理洋洋的床铺,打算爬上去。见此,我拿鞋丢他。

“在公司的时候,咱们什么床没挤过。”
他愣了一下,大约是惊讶我还没有睡,随即便抿着嘴极丑地笑了。关了灯,他不脱衣裤鞋袜就爬上床,将我往里面挤。
这床真小,太小了,比公司的床还要小一半。于是我们只能侧着躺,面对面。
因为离得太近,他呼出的气全喷在我脑门儿上,轻轻柔柔的热涌却让我十分激动。我抬手握拳锤了他肩膀一下。
“看你哥哥我怎么超过你,可得给我一直往前走。”
听我说完,他又开始哭,哭得鼻子都塞住了,咬紧的牙齿像土陶的瓮,将哭声都烧成了叹。
“哎呦…”我伸手去抹他的眼泪,“好了好了,眼睛不想要了?明天横是得肿了。”
他把我蹭他脸的手拿下来,捏在手心里,又往前挤。此时我们算是真切地贴在一起,他的嘴压上我的额头,我怕他吃一嘴粉底,向后仰头。他却固执的又贴上来,发出清脆的一声“叭”。我这才明白,他是要亲我。
“怎么着?是要哥哥再给你让点位置?”
“老岳。这会儿就别想梗了。”
我嗯了一声,又往下缩了缩,头抵在他胸口处。

黑暗中,呼吸声渐渐变得平稳、均匀,但我知道,没人睡得着。
  
   
在睡与醒的交替中,我度过了这幸运而难捱的一夜。
起的早的,或是干脆没睡的又站在门口,用目光送别。这会儿的大家早就镇静下来,没有眼泪,拥抱也稀少,只有心里头还揣着的不舍变成一句又一句关切的嘱咐。
听到动静,凡子一骨碌爬起来就想往外跑,被我抓回来卸妆。他眼睛不意外的肿成了桃子,我淘了两块毛巾,一热一凉,给他交替着敷。

李振洋也醒了,赖在床上看我,眼睛又红又肿。我给他拖起来,丢到卫生间卸妆。
小弟还没醒,不安稳地睡着,我把凡子刚用的毛巾又淘了淘,小心翼翼地给他敷上。
 
   
载着他们的大巴已经开走了,可绝尘而去的车辆并没有带走满楼的忧伤。
我看着三个弟弟的眼睛,疲惫不堪,忧心漫漫,却又充满希冀,饱含热情。

“加油。”
我没头没脑地说。
他们都看我,一齐笑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