顺吹本人

小号,杂食

暂时吃:
灵魂摆渡吏all
极限挑战allshow
坤音四子all岳(过两年才带dd玩)

[微博搬运]如果我是赵吏.

修改+搬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
    
  
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漫天的红光已经退去了。冬青的枪还没有放下,空洞的枪口指着我,我顺着枪管看进去,感到十分的压抑与痛苦,但也因此,反而很开心。蚩尤被泰山府君带走了,冬青再也没有了那双累赘的眼睛。我盯着他的脸,由衷地为他高兴。
玄女背对着我,将头低着,一动不动。看着她满身“乌鸡毛”的背影,我不禁笑了一下。天人真是奇怪的物种,明明心里舍不得,却偏偏装得正经,刚才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。

趁他们仍沉浸在悲伤里,我转身,走出了豪姬的结界,没打一声招呼。我故意的。我活了太久了,我享受死亡,享受不被遗忘。
独身一人在这世上行走,走了多久呢。一千年?两千年?这其中的每一步都像是淌过乌黑的泥沼,它缠裹我,拖累我。可即便如此,我不曾停下。我无法停下。我没有家。
现在呢?
我回头看。
算是有了吧。
  
 
这件事过后,玄女和玉兔都被赶下了昆仑。娅成了第二个琥珀,和冬青在一起了。
我看到了所有人的悲伤,那些咸的眼泪是为我而流的。可我也仅仅是看着,不曾现身。我这条命,我的灵魂,是从泰山府君手底下偷来的。过去的赵吏早已随那一枪死亡了,过去也理应完完整整地埋葬。冬青的日子不该再被我搅浑了。但我也不曾离开,我无处可去。唯有这里是我的家。

直到有一次冬青睡着了,我忍不住上了他的身,才被娅发现。她特别生气,揪住我的领子,流着眼泪骂我。
“赵吏!你混蛋!你不是灰飞烟灭了么!怎么还在这…”
她骂了几句就骂不下去了,哑着嗓子一个劲儿地哭。
“他确实灰飞烟灭了,”我像以前一样,抱了抱她,“我也是赵吏。”
她大约以为我是什么冒牌货,立马摆出戒备的样子。可配上那双兔子一样通红的眼睛,实在有些滑稽。我一如既往,不吝啬自己的“刻薄”,调笑一声。
“慕容的鬼丹。”我说,“灵魂摆渡人赵吏早就死了,我是我的灵魂,我有一个灵魂。”
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响起,我松开娅,让她擦干眼泪。
“别告诉冬青。”
她疑惑地看着我。
我又重复一遍,那语气十分恳切。
“别告诉他。”

后来趁冬青不在家时,我常常会跑出来跟娅聊聊天,有一次还喝了点酒,带着醉意,我跟她说话。
“还记得咱们去找豪姬之前你问我的话么?我回答说忽然有了点责任感,其实说的都是屁话,我从来就没有什么莫名其妙的责任感。”闭上眼睛又灌了一口酒,“只不过因为豪姬是个日本人。”
“日本人?”
“对,日本人。有人说过,他想看见日本鬼子被赶出中国。”
  
   
   

评论(14)

热度(5)